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徐长文说建水紫陶残帖之一:我对残帖的理解

%title插图%num

徐长文

字长文,号思斋主人、堆锦堂主、石竹布衣。自幼学习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李代煊、段冰。初习魏碑、上追汉隶、古篆。

个人紫陶作品专注于书法,尤擅残帖装饰,是目前在建水紫陶残帖装饰中最具韵味、最有代表性的作者。

徐长文对残帖的理解

锦灰堆是由古延续至今以残缺的唯美简书,古旧字画、废旧拓片、青铜器拓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等这些杂物件件呈现破碎、撕裂、火烧、沾污、破旧不堪的形状,给人以古朴典雅、古色古香、雅气横生、耐人寻味的感觉,有人称之为“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

(以下为徐长文解读残帖的录音原句翻译)

%title插图%num

我们残帖绘制上去的东西,是不是能耐得住推敲?是不是能找到相应的历史文献出处?这就是文化的传承问题。如果我以一个很简单的、所谓的一个装饰效果作为传承,那是片面化的而不是实质。

%title插图%num

我要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以书法的形式展现出来,那我们看到的就是只是“字”(书法)。像赵孟頫、王羲之、文征明等很多人,是否能同时集中在一个器物,让我们通过它表面的所临摹的碑或帖,来看到碑帖背后作者怎么把这个字写成这样的,他的生平是否还有一些更值得我们去了解的东西,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器物为点为文化作延伸的作用。这个器物就是使用,使用以外有文化性,怎样才有文化性?就看我上面写什么字,画什么画,那就是文化的体现,是值得一个匠人去思考的东西。

%title插图%num

如果只是在用壶时倒水进去或者出来,把水喝了,这个简单的过程,就所谓地体验了文化,那就是一种虚的文化。创作者与受用者也说不出个已然,落实不了,所谓真正文化体现在什么地方的问题,那我们要寻找什么东西,能够代表我们本身传统文化的实质。

%title插图%num

别的不说,我们所看到的文字,那就是明明确确的文化载物。我们通过文字可以看到,接收到过去,即便我们过去没有经历过,但是可以体会到过去的文化给了我们一个怎样的生活体验,这才是关键。很多人为了装饰而装饰,为了效果而去做出效果。不是我说我不能做效果,而是我不想仅仅是做效果。

人呐正所谓呀,饭一口一口吃,路一步一步走,到了一定的时间,一定的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看到既有效果,又有文化传承的东西。那时候这个行业到了一定的文化高度和艺术水准,这个需要给这个行业一点时间和空间,需要大家给以一种认可。

%title插图%num

我们期待着这些做工做事的艺术家来引领这个行业的水准。我们只要把传统文化的东西延续下来,我们不需要去创新什么,只需要我们所有的传统元素给它赋予好的形式去重新整合,那个时候就会出现新的东西,这也是文化生生不息的概念。如果抛弃传统文化来独创什么,来源是无根无缘的,那自然也是无法流传的。

许《序》云:

“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

故谓之文,文者,物象之本”

如何在现代的手工艺作品上去传承传统文化的优秀精髓,让它在今天的器物中发挥美学的魅力。如何从一份份古帖临摹中了解历史,读懂人生,从本真中衍生新生……

(以下为徐长文残帖壶与古帖参照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徐长文残帖壶欣赏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阿紫说:

就是这一种简单的文字味道,这是中华民族文化内涵的沉淀味道。徐长文的残帖装饰就有这样的现象,我们或许不轻易读懂每一个残帖里面的内容、布局、出处,但是就能给人一种“很漂亮”的感觉,它就有引导你欣赏思考探索的动力,这不正是书法最高的境界吗?

中华书画文化的欣赏

它没有门槛没有高低之分

你能在其中找到源自内心的美好

就是它的魅力之在

一把紫陶残帖壶

于这泡茶人、喝茶的人

茶的沉静与陶的安定

都是一种身心无比愉悦的感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徐长文说建水紫陶残帖之一:我对残帖的理解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