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普洱与紫陶,开始一段美妙的缘分

%title插图%num

朋友说,

喝茶就是和植物在一起。

绵远的香气,

温厚的陶杯,

泥土与树木的再次遇见,

让自己被带到一个朴素的,

与植物和土地一起的地方。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这个世界美物已经拥挤不堪,如同中年妇女堵塞的大脑,只能拼命在有限空间里,放点最最喜欢的事物。

半月壶。

她是偶得的第一把想认真用来泡茶的壶,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紫砂、瓷器之外另一种泥土成品,建水紫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总是容易被好看的东西吸了魂,周身所有能量就转着美物,两眼火光蹦射。

随着越向中年妇人靠近,越觉只有耐得岁月的东西,缓慢前行,方能于日日使用中,悠悠解读出美到底是什么。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第一把收的紫陶壶,出自“凤凰印”产学研基地厂长王志平老师纯手工制作的彩填作品。

一杯蜜香金芽的香气,叫我发现了一件美器的存在。

对于美的理解,机缘的那份不刻意,生活与手作气息的不完美,有对人性与自然的尊重,兼具设计感,是让人心生温暖的一样东西,一种情愫。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生活美学是如此不动声色,它等着与之相配的时间与人出现。

我是个不爱喝茶的人,除了解渴没有别的理解。西湖龙井,苏州碧螺春,安吉白茶,福建金骏眉,台湾奶香乌龙(此茶用以怀念一个朋友),廖廖无几知道些。

现在知道了云南普洱。尽管初喝熟普有羊圈旁草垛的味道,生普则香气霸道,涩,不容易亲近,但是用陶杯陶壶耐着性子,边玩边喝,居然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普洱与紫陶作为云南土生土长的茶道和器道,有相近的物性,这可能也是喝着越来越喜欢的原因。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一次,偶见“凤凰印”廖家森老师彩填的南瓜壶,其作品多以花鸟鱼虫为主题,有很浓郁、踏实的日子感。可惜已出,不会有第二把一模一样的。

谈不上是多贵的东西,但喜欢就是包括了很多不能言喻的感觉。所幸,仍收了一把同系,视之为珍。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除了不得不,真的不愿意离家(厨房)太远。牵绊我的除了家人朋友,还有食物,器皿和茶水、咖啡香。靠近厨房工作,这让我很安心。

即便在异国他乡生活过,我把厨房复制粘贴到了8000公里外,让我更诚挚地爱着这个世界。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很遗憾地说,似乎错过了很多好时节,如果不喜欢喝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每种器皿都在渴望积极参与生活本身,它们可以承载很多美食,记忆,还有年份。

这大概可以解释自己为什么那么钟情于厨房,每天都跟我的生活有交集,有语言。

我想倾听,不辜负匠人们用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理解。我去景德镇,或许在瓷都,我能找寻到器皿的前世今生。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houghts

细腻的建水紫陶深得宠爱,除了四大名陶之一的美名外,实际使用中泡茶更能聚香聚温。因为单气孔的特性,用紫陶罐存放茶叶、干果,发现它半透不透(透气不透水)的特性,主妇表示再好用不过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普洱与紫陶,开始一段美妙的缘分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