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前世紫陶今世茶

%title插图%num

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喜欢一个地方,比如云南红河州的建水县,这是普洱茶绵羊到过云南许多地州都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像极了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是慕名建水紫陶前往建水县的、仅在这个地方住过五六天便对它产生了好感,以至于回到西双版纳还对它念念不忘,想要第二次、第三次或但凡有机会就去逛逛。

%title插图%num

夜幕下的朝阳楼,浸透出一股“雄镇东南”的磅礴气势。

建水好在哪里?我只能用短暂游玩几天的肤浅认知和第一印象来告诉你。毕竟我对这个地方还没有过深入细致的了解,就不指望说服大家和普洱茶绵羊达成一致的感观。

当然,没有来过建水的朋友,我还是要怂恿你们来建水旅游观光,体验不同的地域风情,就像我之前和现在一直建议茶友和粉丝们有机会就亲自来云南茶山实地走访一样,“纸上得来终觉浅”,别只顾着听普洱茶绵羊讲故事,你得赶紧行动啊!

%title插图%num

建筑规模宏大的建水县孔庙。

云南红河州的建水县(海拔1300米左右),首先要提到的是当地的气候。

这有点像我曾经居住过的普洱市(海拔1300米左右)和现在长住的勐海县(海拔1200米左右),三座小城市均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好地方,比春城昆明更胜一筹。换作戈壁沙滩那种恶劣的环境,昼夜温差大,动辄飞沙走石且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要说住上几天体验一下生活,我看路过瞟上几眼就好了,还是赶紧逃之夭夭吧。

%title插图%num

或是旁人描述的那种潮湿闷热的梅雨季,身上整天都是黏糊糊的、让人不自在的地方;又或是长久不见天日的雾都,听听就令人断了前往的念头,更不用说长久居住在那里了。

除了达摩面壁十年的苦修和精进,终南山清心寡欲的悟道和修仙以及军人屯垦戍边和保家卫国必须在恶劣的环境下坚守之外,谁不想选择个环境气候舒适宜人的地方居住呢?

%title插图%num

倘若没有选择的机会,你又必须扎根生存下去,那就只能用“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来安慰自己了。

庆幸之,普洱茶绵羊还是有选择的余地:选择云南的普洱茶,滋养了我的心灵;而建水的紫陶,则陶冶了我的情操。自认为,普洱茶绵羊的身心是可以在这两地之间自由穿梭和茗碗炉烟的,便三生有幸了。

%title插图%num

其次,是这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斯文在兹的孔庙,建筑规模宏大到仅次于山东曲阜的孔庙,其文献名邦和滇南邹鲁的美誉度让我这只生活在西南边陲小城的井底之蛙终于有了一次被儒家文化熏陶一下的机会。

%title插图%num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云南红河州的建水县。你可以带上亲朋好友,试着在这里住上几天,并以一种慢节奏的生活方式徜徉在街头巷尾,于不经意之间便融入到了当地居民的生活中去。

打动人心的有可能是当地的一碗特色小吃,也有可能是街边地摊上摆放的新鲜果蔬,或是某种文化涵养和民风淳朴……

%title插图%num

孔子说,非礼勿视

、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和非礼勿动,一切都要符合礼仪规范。蛮荒之地的人对此不屑一顾,他们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们要攻城掠地滥杀无辜……如今,那个茹毛饮血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野蛮最终被文明驯化了。

应该说,是千百年来的儒家文化和近现代的文明孕育和滋养了这座小城。我对建水的一见钟情大致源于这种文化情怀的需要——需要被它熏陶和感染,并产生共鸣。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如果没有建水紫陶这张对外宣传的名片,好些外地人是不知道云南还有个建水县的。这就有点像位于云南边陲的勐海县,如果没有普洱茶的声名鹊起,就不会有今日“中国普洱茶第一县”的显赫身份和地位。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奔着一个主题出发的。比如名山大川、宗教信仰或是当地的美食,总有一个诱因在起着主导作用。

如果没有建水紫陶的存在,作为云南人的一份子,我不一定会特意跑去建水逛逛的。我去,根本的诱因就是建水紫陶,并为它的艺术之美和发扬光大所折服。

%title插图%num

开往团山村的小火车,可以浮光掠影一般欣赏沿途的乡村风光。

%title插图%num

歌声婉转,指引我们走进古老的临安府,聆听那人间的悲欢离合,恍若隔世,如梦幻一般。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占地两万多平方米的朱家花园,共有房屋214间,大小天井42个,这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形成了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和精美雅致的风格,素有“西南边陲大观园”之称。

又因为建水紫陶,我坐上了哐当哐当作响的小火车;听到了建水的方言小调;逛过了曾经富甲一方的朱家花园和张家花园;并吃到了当地的特色美食……大概,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吧,比如我现在写的这篇文章,虽不足以概括建水县的全貌和风土人情,但点滴的回忆总是令人美好的。

%title插图%num

我会时常想念建水的。

偶尔翻看游玩的照片,思念便会多一分;

和别人聊到建水的话题,就有马上结伴同行的冲动;

你最好不要跟我提建水,这会让我有点伤感,因为我和它分别已有两年的时间,仿佛阔别了半个世纪。

%title插图%num

建水之行,我的走马观花不足以让我对它的风土人情有着深入的了解。

那斑驳的土墙、老旧的飞檐斗拱和褪色的窗花在默默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和历史的变迁,而我只是一个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得避开繁华喧嚣的商业区,在街头巷尾的老宅里不紧不慢的闲逛,乐在其中,才能嗅到传统生活的气息,并发出无限感慨!

%title插图%num

那个收我十块钱的出租车司机,长得胖胖的样子,戴了一副眼镜,憋屈在驾驶室那狭小的空间里熟练地操控着手中的方向盘,在这些熟悉的街道穿梭并游刃有余。我付钱给他的时候突然想起一句话:人生就是混口饭吃。

我来到这个世界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混口饭吃的人都不容易啊!为稻梁谋,太斯文也不好,我得吆喝着,“卖茶——卖茶,谁要普洱茶?九块九包邮的那种。”

%title插图%num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我可没有那个本事,也不敢奢求。

我现在还没有资格谈论建水紫陶,像这种班门弄斧的事情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我只对云南的普洱茶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毕竟我在滇西南茶山跑了15年(截至2019年),自娱自乐的文章还是写了一些。

人家说,你那么迷恋建水和紫陶,一定是前世的某一辈子在那里生活过,才会有这种情结和无法释怀。

这样的解释似乎带着某种神秘的宗教色彩,又让人觉得有趣味,便不妨信了它:前世紫陶今世茶,来世还把两地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前世紫陶今世茶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