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厉害了,当年的“同学录”竟是用紫陶做的!

%title插图%num

在逢春会馆欣赏老紫陶时,偶然发现一个年代久远的汽锅。

明显久远是多年前的老物件,它立在那里,已然是历史的见证与记录。然而吸引我的不是它的沧桑,而是锅身的一行字:

“子愨学兄雅玩”

细细一看,汽锅盖子上还赫然印着赠者的姓名:

%title插图%num

“杨炳麟敬赠”

驻足观看,不由暗自想象这位“子愨”与“杨炳麟”,他们是怎样的学兄与学弟,又在怎样的情况下托向逢春制作了汽锅。

而这一只汽锅跟随它的主人经历了怎样的辗转,最终又被送回向逢春博物馆……

再往前看,又发现一只博古瓶上有两个秀丽的名字:清惠,佩玉。

似乎是一对好姐妹,因为毕业或分离之类的事情,佩玉给清惠送了一个博古花瓶,寄予深情厚谊。

看起来有点像我们的同学录,当然,比我们那几张薄薄的卡片要值钱许多,也精致许多。

但小女儿的情态却一模一样。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总觉得,器物的生命,是由它经历的故事赋予的,从一双双手里摩挲过,才成就如今这种斑驳而沧桑的欲说还休。

它们在漫长时光中沉淀,形成圆熟幽邃的包浆,沉静温润,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厉害了,当年的“同学录”竟是用紫陶做的!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