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

乌蒙山那边,昭通永善县,几乎是滇东北最远的一个县,那里有一个男孩叫彭灿卿,笔名唤作一末。虽地处边城,但乌蒙山的磅礴,金沙江的湍急给了他一种渴望,想用画来再现他成长的这个环境,梦想有一天能用画笔绘江山。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3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4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5

打小就喜欢的事,一末读小学就露出了擅长画画的苗头,老师很喜欢他:你这个小娃儿蛮灵气的,好好学,以后画得出来的。初中毕业后,一末(彭灿卿)考上云南艺术学院附中,来到省城昆明接受专业学习了。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6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7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8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9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0

2013年,一末的四年本科在读书听课,在校外的艺术工作室客串中结束了,满目迷茫,彷徨。接下来该怎么走?去哪里?可能是冥冥中与泥土的缘分,一末经高中同学刘希介绍认识了吴白雨老师,当时吴白雨老师在玉溪技师学院主持云南青花研究与复烧工作。他说:我做陶到现在,吴白雨老师是给我直接影响的一个人,我能对陶瓷理解的立体一点,得益于跟着他在玉溪的那一年。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1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2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3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4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5

在玉溪呆了一年的一末,关于陶瓷的理论与实践得到了提高,那时遇上了玉溪陶瓷的转型,他想对陶瓷有更大面的接触,慕名前往建水。刚开始画陶,为生存而画,一末把此事当做营生,那时候家家都画梅兰竹菊,一末提着笔,很快地娴熟地就画出来。画来画去,一末喜欢上了紫陶,他不愿意老是在重复,他想画自己喜欢的画做自己喜欢的陶品。因为喜欢,他创立了《器识斋》工作室,自己立户做陶了:“我自己整个工作室,想把传统与当代结合起来来做陶。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6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7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8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19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0

一末跟过的老师和师傅都是高师和名师,现在做陶,有的紫陶装饰在临摹赵海若老师的禅意书法,有的陶器有浪鬼的风格。一生人遇着这么多的好老师,既有天赋又勤奋的一末,学无止境,他的陶作品在学习和热爱中不断产出,很受消费者和收藏者的青睐的。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1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2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3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4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插图25

“我这一辈子都会跟陶纠缠在一起。”往前走的路,中间难免有新想法,我只是想把陶做得不一样,但是不管怎么做建水紫陶的刻填装饰是我永远坚守的。我就想着利用可开创性作尝试,做出既传统,又当代的紫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建水“器识斋”彭灿卿紫陶作品赏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