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建水紫陶逯英杰介绍和作品欣赏

%title插图%num

从绘画起步,数年来跋涉在工艺美术的长河里。逯英杰除绘画,书法外,做过雕塑、建筑、做过云南特有的斑铜斑锡。最后他落地紫陶,丹青墨韵嫁接于陶,创作出一部滇南的陶韵之美系列。

逯英杰说,他的创作坚持立足于两个根源,即新石器时期的陶文化的时间性根源,建水特有的五色土资源的地域性根源。他认为,满满的紫陶味的作品,应该是古雅、素朴、厚重、稚拙、大方的,好的紫陶艺术品,应该让人体会到真水无香。

逯英杰

为了那耐人寻味的真水无香

后缀以示其真

%title插图%num

真水无香,无香作为句子的后缀,以示前面水的真。在昆明前卫茶城艺术空间逯英杰的工作室里,我们徜徉在他各个时间段的紫陶作品和书画作品前,跟随着逯老师的讲述,体会紫陶艺术品的真趣。

%title插图%num

那一天,一股寒流袭来,昆明的天空也飘飘洒洒地飞着似雨似凌的丝丝点点。逯老师没有戴帽子站在茶城的大门口接我们,一个这样平易近人的画家,让我们感动,心中也充满暖意。走进工作室,一面墙上挂着巨幅的,他和夫人林青共同创作的群仙祝寿图,四十二位仙人捧花端桃,焚香展画的好不热闹。另一面墙上,几幅秋韵图,荷苞初绽,荷叶田田,金色阳光洒荷塘。置身其中,我们顿时觉得工作室内暖洋洋的。

%title插图%num

逯英杰每次去建水做陶前,都是先在昆明创作好的,他用白描画好小稿,到建水后把构思付诸于陶。他说:“今年初带着画稿下去和赵金盆一起做,十幅画都是很好的构思,小赵说,这么好的画,做成茶壶吧。我觉得,这是我很满意的图案,但是壶的面小,又有壶把壶嘴的阻隔,会造成画面的不完整,就做茶罐吧。”虽然茶壶与茶罐的价格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坚持做了茶罐。以秋声、低头弄莲、达摩一苇渡江等命名的紫陶茶罐十个成功烧制,我们一人分了五个。在工作室里,很有幸的看到了逯老师保留着的秋声和低头弄莲两个茶叶罐。还有瓶、壶、杯、盂和文房器具。赏器时,作者回味,观者汲取,知识面,文化营养很是丰厚。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一把紫泥壶,上面绘了一条很特别的鱼,这鱼的原型,来自于半坡陶器上的图案,逯老师用写实的手法,把远古时期的图案表现在紫泥陶壶上。壶的色泽是质朴的,鱼是从远古时候游来的,这把壶便有了那历经沧海桑田的感觉。一只题为昆虫画昆虫的杯子,制作颇具匠心,逯老师选中一个干坯杯子,直接用针刻了五只天牛,这只杯子没有先绘画,也没有填泥。烧出来后,逯老师自己打磨。杯子的火皮是白色的,一道道的磨下去,磨出了黑色,又磨出来红色,再磨出天牛身体的紫红色。所有的打磨,都保留着描绘天牛的线条的白色,完工后,这只看上去有岁月感的主人杯,五只白色线条的活灵活现的天牛活跃在杯子的外壁上。原以为这只陈旧的杯子是多年前做的,其实是近期作品。逯老师的特别制作,很好的表现了紫陶的古雅、素朴的感觉。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孕育数载 一朝萌发

%title插图%num

逯英杰家是昆明医学院的,父母亲都希望他学医,但是,他却漠视整天在学院里出出进进的医学教师和学生,一门心思想画画。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基本没有什么美术培训班,也不可能请家教,逯英杰走的是临摹的路。开蒙时他临摹连环画和年画,一本一本的小人书画下去,痴迷于画海中。逯英杰初中毕业后分配到昆明玻璃器皿厂工作,干了两年就出来了。辞职也不为别的,就是想上学,想画画。

%title插图%num

1986年离开工厂,两年的时间抓紧补课学习,终于在 1988年考取昆明大学工艺美术专业。虽然他非常想读纯粹的美专,但那个时候有书读已经不易了,而且工艺美术专业也有美术课程。在昆大,他系统地学习了中西方美术史,绘画、雕塑、建筑等工艺美术的专业课程。

%title插图%num

1991年逯英杰于昆明大学工艺美术系毕业后,分到昆明市邮政局工作。工作之余,初心不改,心恋美术。他在昆明结识了许多艺术圈内的人士和收藏家。后来为了心中的那份热爱,逯英杰毅然第二次辞职,他说:“我和几个收藏家,在昆明小龙路的翡翠大楼开过一个店,我们把书画集中在一起,边做边玩儿。”就在那个地方,逯英杰接触到陶。“我与陶的缘分是从玩老陶开始起步的,当时收藏老陶的玩家也不是很多,昆明有几个老师是玩家,其中有一个叫朱仲元,朱老师是一个文化人,特内行。那个时候收老陶价格也不算贵,向逢春的一只花瓶几百元,王定一的千把元,我们都收过,陆陆续续收。那个时间段是收建水老陶的黄金时期,因为当时建水陶没有现在那么火,那么热,到建水陶热起来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反转现象,原来是建水人把老陶卖到了昆明,到建水陶热起来的时候,他们首先醒过来,又跑到昆明来,把老陶纷纷的买回去了。

%title插图%num

逯老师说:“我的收藏不成规模,收的东西有紫陶,也有紫砂壶。但是对陶的兴趣从收的时候就开始有了。我家里有个陈子湘的老汽锅,是我外婆传给我父母亲的,现在传给我,我留下来鉴赏学习。做收藏的火眼金睛是炼出来的,读书,学习,向高人请教。我涉及的领域主要是书画、紫陶、紫砂,从中汲取一些知识。另外和老师和藏友们在一起,有文化的调剂,有时候真的展眼涨知识。仅在朱仲元老师那里就见到许多珍品,最难忘的一次,在威远街的龙公馆,有幸看到160件建水紫陶精品烟斗,震撼啊,这么多的稀有物,集中在朱仲元老师一人之手。

%title插图%num

在做建水陶之前,在离开邮政局的日子里,逯英杰与昆明工艺美术研究所,雕塑技术研究所、云锡合作,做过斑铜、斑锡、雕塑;为云南出版社设计过版面;还设计过包装。在工艺与美术中折腾着。后来家搬进了单元楼,楼上楼下邻居绝对不能忍受整天做雕塑的那些响声,于是,逯英杰的雕塑搁浅了。他说:“但是我还是在寻找,寻找能把我的书画付诸于,并能很好呈现的一个载体。”

%title插图%num

2010年,建水县委宣传部,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组织省里的一些画家到建水采风,那次同史一、杨修品、段锡、卢三星等多位老师,书画界的前辈,同仁一同下建水采风,获益匪浅。我是很早以前就喜欢老陶了,这次采风,是我做陶的一个契机,也是我以陶为载体,开始动手做陶的起因。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丹青墨韵 紫陶升华

%title插图%num

从2010年那一次采风后,逯英杰走入了丹青墨韵与紫陶相融的创作时期。那时候他往返于昆明于建水之间,每年都陆续做点东西。学有所长,尽其所长,逯英杰主要是做紫陶装饰。他认为,像制泥、拉坯、磨光那些道工艺,重头学来在一定时间内是不容易达到一定水平的。“刚巧建水紫陶可书可画,我在装饰方面,有一直热爱着的绘画特长,这就用上了。”刚下去下建水去主要是和毛耀宏老师合作,毛耀宏是建水紫陶大师,是红河学院的老师,他能写能画擅做陶,许多国内外的画家都跟他合作过,我与他合作愉快,共同出了一些作品。

%title插图%num

建水有个指林寺,建水的张建文老师在指林寺内创办了“德文堂。”德文堂邀请逯英杰加盟,作为德文堂的主创人员,逯老师后来就在那里做陶,稳步地推出系列陶作品。逯英杰说:我的作品一直没有做成产品,原创、单件、独特、文化内涵,都是我所追求的。在做的过程中,有过精品,价值会很高,其他的计不了成本。我的经济收入主要靠绘画,做紫陶,我是在稳步中求发展。

%title插图%num

丹青墨韵紫陶升华,日见其进,未见其止的逯英杰,画人物爱陈老莲的古拙,凝练,亦爱李公麟之浑厚,雅洁……他的动物尤喜刘奎龄等大家,工笔画及花鸟山水,也悉心学习前辈名家。在他的工作室里,看到一幅幅国画雅致精美,但是,这些画没有在宣纸上,也没有在丝帛上,它被装饰在建水陶的各种器皿上。

%title插图%num

看那个杏花吹满头天球瓶, 那一位系着淡淡橙色腰带的骑牛人–道家始祖李聃骑一牛过函谷关,洒脱随意的画境真令现代人羡慕;一只白泥的红叶小鸟小水盂清丽淡雅,有小鸟啁啾唤清晨的美好的感受。仙鹤泡菜罐,仙鹤随仙人穿行林深处,我相信,这只古典的饱涵文化底蕴的罐子,谁家都不会拿去当泡菜罐使用的。最让人喜爱的就是这一个个的斗茶罐了,舞蹁跹斗茶罐,紫身白盖,谁在舞?蝴蝶唱主角。高瞻斗茶罐,立于崖顶的是一只鹰。还有紫藤金鱼斗茶盒,荷香风善斗茶盒,不论山水人物,花鸟鱼虫,颜色之绚烂多彩,这就是逯老师做的彩填。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彩填,刚开始做彩填的时候,建水也只有谢恒、毛耀宏、杨林波、向进兴等人在做。色彩的应用看着容易,但技术上不同,有一定的难度。表现在纸上跟在陶上的就不一样,比如说画兰花,在纸上每画一叶就是一叶,浓墨淡墨分得开,但是在陶上画的,烧出来后,有时候就成了一个面,变成一饼的了。彩填有的填的很深,受烧制温度的变化,技术上,手法上拿捏不住都会有所改变。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绘画上,山水花鸟处理的不到位,烧出来也会有变化。其中人物精度要求是非常高的,一小点错位就改变了整个的形象。逯老师那时做了一些,墨盒,小茶罐。彩填的斗茶罐,精致小巧,美轮美奂,那时玩茶的人喜欢随身带着,小小的斗茶罐也曾风靡一时。当时也做过大花瓶,大花瓶的坯子,1000块,茶罐的坯子400块,做的很细致认真,但是不得不说心痛过许多次。因为坏掉的很多,坯子拉裂了,也有最后烧裂的。多道彩填,反复的填,就需要反复的湿润洒水,坯子不够厚,所以就导致裂了。原来做的那些坏掉的,现在还摆着建水。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彩填很难,山水人物画都可以以陶为载体,通过彩填装饰,赋予人文气息和文化内涵。一件陶器,或素雅或艳丽,或质朴或高贵,色泽的运用看画家的功力和发挥,这件陶器装饰得好,它就上升为艺术品。逯老师谈道:人物画特挑器型,人物必须布局在有大块面的器型上,否则,因为器型的正常变化,比如说葫芦的变化,人就随着变型了。逯英杰曾经在博古瓶上绘过人物,但是到了瓶子的下面部分,人的身体就不能正常比例了。他做过一只紫泥瓶,在瓶子的上半部分,腰部以上肩膀以下,绘了一位头戴斗笠的白衣人,手持一竹杆,垂钓者坐着,坐在山涯上,这幅画关键是采用了坐姿而不是站姿,画面够摆下一个坐着的人,也就保证了人物的完整性。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逯英杰做的彩填器皿中,他有比较喜欢的作品,作品虽远走他乡了,他还时常回味牵挂着。他做的陶瓶,“风尘三侠,”三侠的英姿,气概,创作时就打动着心灵。陶瓶“刘海戏金蟾”黑底的瓶,彩色的刘海和金蟾,刘海仿蟾,双脚腾空 ,双手兰花指高翘,逗金蟾挪动跳跃。喜形于色,欢乐无比的画面,其感染力,让你见一次就会常常想起。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近年来,逯英杰白描做的多,过去绘画练习时白描他也画的多。这种单用黑色线条勾描形象而不施彩色的画法,逯老师认为,人物的神态白描也能很好的反映出来。他喜欢白描朴素简洁,概括明确,不施色彩的特点。他的白描作品,比较大一点的就是做过十八罗汉的樽。他还做过一组瓶,紫泥的底板嵌上一块白泥,在底板上画白描,就有墨稿的效果。另外一面,他把古代版画和现代版画娴熟地运用在陶上。他喜欢任熊的版画,喜欢明代版画家陈洪绶的版画。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陈洪绶的一套《水浒叶子》精品版画是逯英杰特别喜爱的,里面塑造了从宋江至徐宁凡四十位栩栩如生的水浒英雄,陈红绶大量运用锐利的方笔直拐,线条的转折与变化十分强烈,能恰到好处地顺应衣纹的走向,传达人物的动势。逯英杰反复临摹水浒叶子,把水浒人物搬到陶器上,他打开手机,给我们看了他画的霹雳火秦明的画像,并装饰在了茶叶罐上。逯英杰还喜欢任渭长的剑侠传像,高士传像,刘源的凌烟阁功臣图,云台三十二将图等。读书,练笔,在一幅幅国画版画的习作后,他依然日见其进,不见其止。他也不贸然把画作搬上紫陶,时刻告诫自己,必须充电。待有好的想法,出来好的构思,绘出好的画作,又下建水。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洗尽铅华见真趣 逯英杰自己撰写的刊登在中国陶瓷上的文章中说:“紫陶从其创始便与书画如影相随形,成为极富丹青墨韵的陶坛一绝。紫陶创作的思想可以天马行空,但落到实处还要能食人间烟火,尤其不能丧失紫陶味。紫陶的真趣应该是古雅、素朴、厚重、稚拙、大方的,好的紫陶作品应该让人体会到真水无香的境界。”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面对逯英杰返朴还真的丹青建水陶,我们感悟:任何对美好事物的追慕必须以物为本,而此处之物如能返璞归真于自然,那么这种美就会变得更加真实,亲切而不乏美好与理性,真水无香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title插图%num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建水紫陶逯英杰介绍和作品欣赏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