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浪鬼柴烧在哪里买

对于茶人而言,茶器作为唤醒与承载茶汤的器具,是人与茶的媒介,故而器为之用,自是适茶者珍。

犹记那一场美好的相遇,正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那是属于茶与柴烧的绝美邂逅。

——题记

%title插图%num

爱茶者或许都有过这般体会:上等的好茶往往出自生长在远山深谷中的古茶树上,产量极低,采制不易,故而令人倍加珍视。

佳茗难得,然而如何让它苏醒得恰到好处,不疾不徐却更是件难事——冲泡的用水、技巧、器具都会影响到茶汤的口感发挥。因此,一盏真正好喝的茶汤除了水与冲泡方法之外,也对茶器有着较高的要求,古人说“器具精洁,茶愈为之生色”诚然如是。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潜心事茶十数载,私以为我的冲泡之道还算得法,也颇通晓茶与水性的和合之理,亦遍寻各种品类的茶器,名窑瓷器、宜兴紫砂、建水紫陶……当中也不乏名家之作,从审美来看,其形貌意蕴,皆属上品,然而用来泡茶,茶汤虽也色味俱佳,却似乎总觉缺一点什么,又难以言明。

这一点缺憾,终于是在因缘际会下同浪鬼柴烧相识而得以弥合。而我也终于知晓,这缺憾,缺的是当有灵性的茶遇上有灵性的壶,那初见时的惊鸿一面,再见时的倾盖如故,三见时的深深沉醉,不知归途。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几次同肖老师的相会,都是那么的亲近自然,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把壶,一泡茶,都是将自然造化的馈赠以一颗纯然的匠心雕缕,漫不经心中透着几分旁人难以读懂的孤独。

每一把壶都是很美的,而每一把壶的美又都是不同的,不是精雕细琢的那种奇技淫巧,而是周身散发的忧郁而不嫌枯寂、恬然而不觉平庸的美。目赏各色壶身在不同光线角度下的幻化流转出金属般幽深斑斓的光泽感,感受指尖上那细密温润的质地,同以往欣赏茶器上的书画艺术不同,浪鬼柴烧壶的“艺”,似乎是以掌控火与陶泥融合变化而形成的艺,可谓大朴大拙,更隐约透着一股子能摄人心魄的灵气。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初次相会就不客气,迫不及待地沏茶试饮。无论多美的茶器,在茶人眼里,用来泡茶出色才是王道,茶器最本质的作用是就是用来泡茶,若是艺不能用,再美也不足以让茶人为之倾倒。

茶汤未出,茶香先至。心中已然开始震颤,袅袅茶香未随水汽漫涣,而是蒸腾直上,仿佛凝成一线入鼻、入心。

待茶汤入口,便听到了味蕾悄然无声地呐喊:天哪,太好喝了!沉浸于甜凉绵密而又柔韧的茶气冲击下半晌无言,随后便是止不住的一开又一开,直至微醺方休。

这种好喝,倒并非只是茶汤简单的香柔回甘,而是呈现出一种能轻易地调动起身体对自然感知的味道——可谓一品入魂。

仿佛是茶与壶进行了一场无声的交流,茶汤温柔地浸润了柴烧壶被火揉碎千百回又淬炼出的筋骨,而壶体用最自然的聚合性糅合了茶汤中精粹的气韵并将之突出地表现出来。茶的美好被聚合、凸显,却又没有半点刻意而为,一切都是一场清浅自然的相逢。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再会已是五月,还是在浪鬼故事。仍是肖老师慷慨地取出孤品美器相待,冲泡我带来的2010和2011年冰岛。

茶过数巡,满座十余人皆醉。茶香入鼻之浓郁绵密,茶汤入喉气韵集聚,舌尖生津之迅疾而不觉刚猛,点点酥麻中津液如泉涌,甜甜的、冰凉的香气萦绕在口腔中久久不散,茶气凝而不滞,汤水糯滑而不涩口。

更为令人叫绝之处在于,同样的茶、同样的水用不同的两把壶冲泡,竟是两种风韵,不同滋味,各有千秋,但相同的一点是,无论哪一把壶,都将冰岛略缺的气韵完美地激发出来且聚而不散,饮罢仍在周身游走,让人品味出一种温润至极的圆融境界。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终于用茶汤品懂了肖老师无相窑作品的深意:无相并非没有,而是心中不执着。有相者皆为虚妄,而无相恰是盈满了自在、通达和灵性的境界。不执着于有限的工艺,而去追求无限的变化,三分心意,七分天成。

浪花是有相,大海是无相。云朵是有相,天空是无相。你我是有相,气韵是无相。或许也正因为这一份随顺自然的不执着,才能使得壶与茶一旦相遇,呈现出的自然与山野气息就有着化不开的浓郁。

一个本是红泥,被火揉碎又淬炼合一,涅槃重生;一个本是绿叶,被阳光和时间细细打磨又在水中苏醒。仿佛天成佳偶,又似流水知音,壶把茶的美展现到极致,而茶也赋予了壶以温度——让壶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件束之高阁只能观赏的冰冷艺术品。

重逢在几日之后,同肖老师越发熟稔,一边喝茶一边听他聊柴烧,聊一把壶的前世今生,从泥土、木柴、烈火到手中这一把炻器的奇幻之旅,他仿佛一个用温度玩耍的孩子,探索着三者结合的变化不知疲倦,这样的不经意、不执着背后,其实是巨大的损耗。可若不是这般任性,又怎么让这些器皿逃过千篇一律的窠臼,成就如此灵性的茶饮呢?

这样的坚守多少会有些旁人难懂的寂寥,好在如今壶边多了一盏茶韵十足、甘醇清鲜的茶汤。就如同经历数百年风霜雨雪的古茶树和在窑中十数日以烈火洗身,落灰为被的柴烧壶,终于在历尽百转千回后于一盏醇和的茶汤里重逢,茶人心同匠人心,也读懂和感动着彼此。

颜色、光泽;滋味,香韵。一切都万变随心,却又无迹可寻。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浪鬼柴烧在哪里买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