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朱士灿、黄兴明、向炳成【新一代 MINI COUNTRYMAN】

6月ONCE作者联盟受MINI授权经销商东三环云南宝悦MINI试驾体验新一代 MINI COUNTRYMAN,于临安古城重演如偷天换日版本一样的寻陶之旅。

一切的开始都由这辆来自伦敦石油危机下,诞生于60年代,被形容为“呆头呆脑”但是又让所有人钟意的红色“大玩具”开启。

%title插图%num

正午我们行驶在不属于旅游热点时间段的暑假来临之前的高速公路上。乘坐在舒适的车体里,当我们试图研究迷你汽车科技与动力给我们带来的乐趣之时,都还没来得及玩转炫酷仪表操作台,煊然着传统中国红色的建水古城的天安门城楼已经赫然出现在的车辆的双天窗里。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穿行于建水古城的石板路,偶尔看见的几家紫陶店里摆放的如墨玉般的坛坛罐罐。文庙太和元气门前飘落的、属于夏天最美丽的火红色花蕾以及空气中阵阵热气,提醒我即将回到碗窑村熊熊的窑火以及沙沙作响的拉坯机前……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清晨当外来人无法理解当地人为何如此海量的叫“T ”(建水方言)一碗米线之时,才会真正的醒悟过来:我们身在建水。不知建水米线游走于西庄坝子的泸江以及塌冲河上的座座古桥好多年了?今天,过桥米线的起源否能真与此关联上?内心深处我好想过上端着一碗米线,坐在桥头赏景吹风的乡野日子!面对这一座座历史上临安大工匠完成的一座座青石古桥,再多的形容以及描述都不及静静的在它面前看够春夏秋冬!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还好此行,具备岁月洗礼的天缘古桥还能接纳我们。让工业文明时代产生的迷你小车能在它的怀中相得益彰。

其实当新一代MINI COUNTRYMAN摆放入景,当我拿起手机从镜头里看着时,我就在内心发问,它俩到底谁在膜拜谁?还是彼此深深爱慕,我笑!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西林寺坡,此行首位与陶为舞的艺术家朱士灿在工作室等待我们的到来,在建水说陶,一切的开始必由一泡茶来开启。

%title插图%num

面对一桌貌似宜兴紫砂的紫陶方壶,所有小伙伴开始疑惑了。其实主人朱士灿成长于宜兴丁蜀镇,从小受浓厚的紫砂陶艺文化熏陶,曾跟随多位制壶老艺人学习制陶,虽为90后,然而陶艺制作技艺纯熟,有自己独特的陶艺风格。

%title插图%num

2012年,朱士灿定居建水,将纯熟的紫砂技艺运用于建水紫陶创作。并受到多位紫陶大师们的指导和肯定,其作品继承传统紫陶文化精髓,融入新兴创作理念,让传统与现代相结合设计和制作了让我们眼前一亮的方器紫陶系列。

%title插图%num

同样的泥土、同样的工艺、都是出产于建水,可他的手工陶具备了其他年轻艺人不具备的思想性以及视觉美感。他以外来的视角,没有受传统器皿的禁锢理念,短短几年在方壶制作的领域崭露头角。

对于未来的生活,小朱说他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建水人。虽然目前的工作室不是很稳定,搬了好几个地方,未来一定要有这个让自己满意的工作室。面对停靠在工作室旁边的红色MINI,小朱一眼就说感觉不错,当我邀请他与车共舞之时才知道小朱同学忙于制陶的业务还没有取得驾驶的资格,可小朱的媳妇已深深地喜欢上这辆与他们思维共舞的MINI。

%title插图%num

绕开碗窑村稍显拥挤混乱的紫陶一条街,我来到了自元代开始烧制陶器的建水窑核心地界。坐落于碗窑村的建水窑遗址作为云南省古窑遗址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烧制时间最早的古代龙窑遗址,还真有过“宋有青瓷、元有青花、明有粗陶、清有紫陶”的说法。都说上天给予了建水人太多恩惠,这里才留下了女娲补天之泥、常年高热干燥的气温以及多才多艺的劳动人民。面对一望无际的丘陵、沟壑,这里成为了烧窑制陶的最佳位置,曾几何时滇南富庶人家以及远在昆明的寻常百姓家都在这里烧制生活日用陶器。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午饭时间我们来到上碗窑制陶世家“黄兴明”家里。黄家为建水“黄元记”老号现今第五代传人。在这里我们看见了所有建水陶的基因龙窑烧出的粗陶、拥有传统中国瓷器工艺的的元青花、民间草木灰釉烧出的传统生活器、自清末出现的建水紫陶是黄家目前最主要的劳作重点,因为每每周末以及假期,一车车的临安瓦货被运出建水,城市人细细体会着制陶人的工匠精神!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一家拥有传统龙窑的建水制陶人家里,公司、老板、一切与商业有关的词都会显得格格不入,我认为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传统建水制陶多达数十道的工艺制作,这些繁复的流程是他们每天生活的必须,成为泥土的“奴隶”是现在碗窑人最幸福的事情。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ONCE联盟寻访到这里,方才发现:最传统的制作技艺成就了今天所有的文化创意,没有最原始的、最单纯的思考、最劳神废时的与泥为舞,就没有今天建水陶的辉煌。

如果说朱士灿的方器为“外来和尚”的创新,立意出众,那么在黄兴明家我们看见的是民间最传统的家族传承的延续,接下来我们到访的建水制陶传承人向炳成一定是掌控紫陶文化的大师以及内心强大的工匠。

%title插图%num

向炳成,1968年生,字贝山,号曲石老农,书画皆擅。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云南省高级工艺美术师、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云南紫陶研究会副会长、云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云南省观赏石协会理事、建水县石材商会副会长、建水县政协委员等。

从事紫陶工艺和民间艺术的研究和开发多年的向炳成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头衔在向师傅看来都是过眼云烟。

%title插图%num

时至今日他最大的人生作品就是他的石头城堡。在他看来人生必不可少的一定是被别人说三道四,但依旧努力成为自己,要拥有行业最震撼的地标作品。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他拥有石头一样的性格,他的紫陶作品里既有传统紫陶丰富的人文情怀,也在烧制工艺上创新,不易出的窑变效果让紫陶的观赏性更加层楼。

%title插图%num

清末民初,建水紫陶书画界流行这么一种说法:“城内三王,不如碗窑一向”。“三王”指的是著名书画名家王定一、王受之、王式稷,而“碗窑一向”,则是指后来居上,青出于蓝,建水紫陶书画之集大成者向逢春。

%title插图%num

朋友们经常问我此向师傅是否是向逢春的后人?这足已说明向逢春对紫陶的贡献以及巨大影响力。大师已然成为过去,今天制陶的建水工匠只能跟随和复原些许的工艺特征,超越何其艰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贝山陶庒的门口向师傅把他个性独显的军绿勇士战车与我们的红色MINI摆出了大红大绿的阵仗。两辆风格凸显的“现代机器”瞬间成为了一景,向师傅极其配合的进入了互粉的硬广告模式。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此刻猛然发现我们此行的主角,这辆新一代 MINI COUNTRYMAN与建水陶的因果关联共性:都具有历史感、都具备考究的工艺、审美很有内涵、可以创新、可以跨界。反思我们的生活、制陶、出行、学习、工作、未来、牢牢握住手里的方向盘,一如既往地追寻目标、实现自己的理想,成为自己!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ONCE自联盟作者  木偶  亲手刻制印章

%title插图%num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朱士灿、黄兴明、向炳成【新一代 MINI COUNTRYMAN】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