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

夜深了,每天写一篇原创文章需要三小时,为的是希望每个人可以多思考,怎么吃健康,因为食物才是影响一个人认知的基础。很多人活在梦里,我们的脑子没印度人活,我们民用科技说来说去最多只有一个——华为。我们的练习的太极是健身操。我们的食物影响了我们的认知,连思考都懒了。我们为钱迷失了方向,看看美国的新冠肺炎,那些打家劫舍,足以说明,有钱也只是有钱而已。

今天似乎想不出什么内容,看看网络,除了炒作,啃老,扮高大上,各种名人忽悠,还有各种科技的换汤不换药。也没什么思绪,技术的文章写了没有实践,反而被人乱用,会导致以后的混乱,有很多人留言只想知道怎么喝出农药,喝到农药是什么感觉,这些感觉对身体怎么有害等等,这些我们是要亲自尝试的,靠我一个人说,没用。

有人还是要深究,打破砂锅问到底,国内有这样的书,这里再重新介绍下《茶日子》,作者李启彰,里面的内容涉及到人体遇到农药之后初步的感受,有些东西有出入,有些是要通过喝到好茶,通过对比才能感受到,因为我们麻痹后,会出现各种错乱。而且这几年经过与各个专家交流后,现在的农药更先进了,很多人更是喝不出,可我们慢性病仍然没解决。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

当然,这本工具书还是有值得看的一面,但是要掌握里面的精华,由于电解质已经导致体感紊乱,所以必须经过28小时严谨的体验才能获得,而重点是,我们需要喝到无污染的茶,那才是我们的健康之本。说到这里,我想到标题了。这个问题,被很多茶友怼了一年以上,那就是茶经的茶与云南普洱茶无关。一直以来,我认为这是一个无脑脑残而又低级无趣味的问题,很多人之所以短路,不是因为不聪明,而是懒与不爽,更重要的是,食物影响了一个人的认知,因为很多人在吃的食物中,得不到“爱”。今天就先来科普一下,陆羽有没有喝过云南普洱茶?

先说说陆羽的为人,或者说他的茶标签,一个茶疯子,如此痴迷茶,并且拥有不用喝水就可以有鉴水能力的人,一个学佛的人,一个与皎然深交的人,一个淡泊名利的人,一个得到皇帝朋友圈敬佩的人等等。能吹牛的话,估计没几个人信,当然,我们每个人可以保留怀疑的权利。如果怀疑了,也就不要读了,本文全篇说理论推导,怀疑,请不要浪费您宝贵的时间,我们希望每个人把时间浪费在开心而又美好的事物上,人生很短。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1

《茶经》中开头记载,“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这个说的是云贵川等地。说重点的,当时云南与唐朝关系不好,如果茶的源头在四川,那么陆羽会不会直接写源头以及重点介绍呢?答案我认为是肯定的,因为既然是一之源,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他会写得非常直接。但很遗憾,陆羽没有写云南茶。是的,由于政治关系,又认识皇帝,他没写云南茶。茶经的八之出中记录了四川,贵州等地的茶。而云南的茶没有写,正因为不能写,所以一开始写云南茶,饶了一个弯。有人开始坐不住了,是的,陆羽没到过云南。因为没有到过云南,所以茶经写的茶不是云南茶,而且他人不在云南,所以茶经与云南茶没关系,我是乱写的。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2

今天再来一篇原创文,继续网络第一,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我们从这些方面来理论,当理论完了,我们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1,陆羽没有到过云南,但他不一定没喝过云南茶,这是第一点。

2,陆羽喝茶,没有特别指哪里的茶,只要是认为对的茶都会写,只有当时的云南茶没有写。

3,陆羽茶修的造诣已经近乎神化,在文献里说他是茶神的不止一个,因此拥有了“茶圣”的称呼,也就是说,他的专业度,在那时候已经惊为天人,达到通灵的初级。

4,陆羽有很多为官的好朋友,而且大多为皇亲国戚,寺院的,陆羽的茶事得以开展。

5,陆羽鉴水,在历史书中记录了陆羽“神鉴”水品质的技术,说明了他的专业度,目前我能领悟的,鉴水与鉴茶大同小异,也就是说世界上我们的传统,国学学问金木水火土等等的确是有的,中医也是对的。

6,《茶经》的成书时间,公元760年间。《蛮书》又名《云南志》,作者樊绰,成书时间在咸通 四年(公元 863 年)正月,其中第七卷,“天宝八载,玄宗委特进何履光统领十道兵马,从安南进军伐蛮国。十载,已收复安宁城并马援……,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我们似乎有点懂了或者应该觉醒了。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3

疑问如下,答案揭晓:

1。陆羽去过贵州吗?为什么要记录贵州茶?也就是说——贸易,外交可以喝到一些茶。关系不好,不等于不能做生意。也就是说,茶经说的“南方之嘉木”是云南,四川,还是贵州,这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疑点,没到过贵州,也说了贵州茶,那么同理说明为什么说没到过云南不能喝云南茶?

2,陆羽可以辨水品质,那么对于茶的源头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这是什么情况?首先,在没有喝水的前提下,能够辨认水的品质,能做到这点的人不多,可想而知他的专业性,对于品质来说,可以具有话语权,说服力。当然,我们依然怀疑他拥有辨认源头的专业性。我们换一种思维,陆羽可以通过不喝水,从而辨认拼配的水品质,并且把拼配的水分出江中,江边水,这是不是说明了水的源头问题?是的,我没有瞎说,我能做到的不喝水辨认水的品质,虽然没有他细腻,但是可以让每个人喝出一些细微的差距。而这个技能,同样可以辨别茶的品质,比如我可以辨认水的品质,同样将一堆芽头原料分出品质,这样也就可以说明,国学的很多学问是对的,同时我们能知道陆羽的技术可以拥有判断源头的话语权。

3,陆羽从鉴水的技能说明了水的源头,也就是说,陆羽对真正的茶源头具有话语权,专业权,以及推测判断权,而且其准确率是非常高的。所以,开头的一之源的内容,南方之嘉木,到底是江南,还是西南,我们只能说,云南的准确率很高。“巴山峡川”说明了茶树是以高大的品种为发源地,南方说明了茶树方向的源头。江南并不是没有高大的茶树,但是不会像云南那样多,成群。

4,我们再来看看陆羽说茶,陆羽说的《茶经》规定了茶的样子还有性质,总体是一本使用说明书。但奇怪的是,他说的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这里的笋与芽,这些外形与茶叶的外形在生长的时候其实很难分清楚,也就是说,茶叶的等级在这里分了出来,又与我们今天喝的茶外形有出入,也就是说,建立在茶树外形下的叶子下,等级最高的是笋与芽,这说明什么?茶喝的不是外形也是外形,对陆羽本人来说,喝茶无所谓等级,当然能喝高等级是最好的,喝不到也没事,也就是说,他是茶疯子,但他不疯,可以喝,可以不喝,这也就证明了,喝茶是没有瘾的。如果是具备了茶疯子,嗜饮成性,有茶瘾,那么记录的时候一般会带感情色彩,将喜欢的茶,写得诱人或者强调,但他只是公正地为茶排名,自己喝过的茶以及出于政治原因将要写的文字隐含在里面。综上所述,也就是说《茶经》属于总论,没有特定指哪款茶,健康与茶叶的外形是重点,玩法与制作是方案,总体要健康。

5,“天宝八载,玄宗委特进何履光统领十道兵马,从安南进军伐蛮国。十载,已收复安宁城并马援……,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天宝(公元742年正月—756年七月),十载,已收复安宁城并马援……。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史之乱,茶经成书时间是公元760年间,皇帝的朋友圈,打仗有没有收缴的贡品,特产等?会不会有云南茶?如果没有,会记录“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么?

6,陆羽的神鉴技能可以判断来源,这点我们可以打问号,但是他有没有喝到云南茶,关于这点,概率上,非常高。打仗总会有战利品,有战利品,皇亲国戚的分配总是有的,在《蛮书》记录非常清楚。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4

最后,陆羽有没有喝过普洱茶,我们可以自行分辨。当然,他有条件和前提,就是需要先确认,陆羽鉴水是不是真的,有这个,那么可以确认辨认源头具有一定的正确性的价值。目前我能达到的技术,是不用喝茶,从干茶上辨认生态,工艺,泡多少泡,根据存储适宜的情况,辨认该茶能否越陈越香,概率已经达到80%以上。同样的,这个技能可以辨水的品质,因此我能确认,陆羽所说的茶与云南普洱茶的源头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当然,他喝过普洱茶的概率也是80%以上。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插图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陆羽与云南茶的关系,“茶圣”是否喝过云南茶?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