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辛丑 福牛

华夏文明为农耕文明,以农立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农耕离不开牛,牛乃农家至宝,可以说牛背上驮着的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文明史。中国人对于牛的情感,不可谓不深厚,自古便视其为吉祥之物,《周易》曰:“畜牝牛,吉。”“服牛乘马,引重致远。”

%title插图%num

这尊明代福字卧牛石制造像,为田波老师的私人藏品,所呈现的是立体圆雕卧牛的形象,作俯卧状,昂首蜷身,双耳后扬,圆目微瞪,四肢蜷曲,皆敛藏于腹底。牛背搭有鞍毯,自两侧垂下,两端各饰有“福”字。整器形神兼备,刀法圆浑,简洁质朴,富有生趣。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朝耕及露下,暮耕连月出。自无一毛利,至有千箱实。”

“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不只于诗词,在古代艺术作品中,常能见到创作者将牛作为重要的艺术形象进行传神的刻画。在禅宗以及道教的观念里,也对牛有特殊的亲近与好感,令人联想到宁静的田园生活,远离世俗尘嚣。道教始祖老子,其形象亦常随牛出现于画中。除了画作,以圆雕手法来刻画牛的形象亦早已有之,此风到了清代大为流行。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辛丑牛年至,为契合我们福牛贺岁的主题,田记窑以此尊明代福字卧牛石制造像为蓝本,作福牛壶、盏数件,限量烧制,为牛年特别限定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生命不息、力耕不止的牛性牛劲是很多艺术作品所热衷表现的,但在这里,卧牛驮福,却是另一番闲适景象,这份归居田园,远离尘嚣的宁和与我们作品所承载的文人意蕴两相契合。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李可染先生曾在名作《放牛图》的题跋中写道:“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身劳瘁事农,而安不居功,性情温驯,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皮毛骨肉,无不有用,形容无华,气宇轩宏。”

我们将此句并福牛形象,饰于壶身,文以爨宝子碑文书就,图以线描刻绘,简洁璞雅,寓意吉祥。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福牛系列作品为牛年特制,即只有在牛年才烧制的限定作品,今年的福牛若是错过,下一次的相遇,是在十二年之后……

%title插图%num

牛年奋蹄  气冲牛斗

福牛盈门  引重致远

雲南·建水

陶茶居·田記窯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辛丑 福牛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