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建水紫陶油画装饰的开拓者李瑞生

我在云南建水待久了,知道的事情就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

%title插图%num

这其中接触较多的就是建水紫陶的从业人员,这是一方面我喜欢传统陶艺,走访的人多,接触的人也多;另一方面,建水紫陶不单单是制陶,而是一种美术与书法的表现,这就是紫陶的“画”艺,也就是独有的刻填工艺,使陶艺变得更漂亮和工艺。

我有幸接触了一些建水紫陶“大师”级的工匠与画家,比如刘也涵、向进兴等,这其中还有一位画家匠人,就是李瑞生老师,他是建水紫陶油画装饰的开拓者。

%title插图%num

我在建水期间,同李瑞生老师有过多次接触,但大部分是在乡下大哥老徐的“滇越青年旅舍”,老徐同李瑞生同是河南老乡,所以走得近一些。每次都是老徐喊他来,基本就是两件事,有了好吃的,喊李老师来吃;如果外出游玩,喊李老师来开车。

第一次见李老师就是这么来开车的,记得李老师一直捂着脸,开车带我们走了石屏、红河、屏边、元江等地转了一大圈,开车时他精力集中,但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又一再捂脸,那几天他牙疼的厉害,吃不下什么,也不说什么。

%title插图%num

李老师是内向的人,他的话不多,闲谈中也不会轻易说到紫陶、说到绘画,感觉他低调内敛得很。但老徐对我说,李瑞生老师的艺术造诣很深的,他是第一位把油画引入建水紫陶,使紫陶的刻填技艺上了一个新层次,他的油画刻填紫陶作品多次获奖,在建水紫陶绘画刻填艺人中属于顶级的工匠。

%title插图%num

但老徐也给我说了李老师的另外一面,现在他的家在昆明,自己在这里制陶,独守工作室,没白天黑天的工作,饿了下一碗面条,困了就眯一会儿,几乎很少有社交与闲谈,是建水最寂寞的制陶人。

九月离开建水前我去拜访了李瑞生老师,一进门就看到了两个残破的“大缸”,李老师说是去年他用了五个月时间,可惜在烧制过程中,因为出现故障,而毁于一旦了。

%title插图%num

李老师说得平平淡淡,但是我却仿佛看见他在五个月时间不停的画,不停的刻,不停的填,一遍遍的,竟有十几次。渴了喝杯水,饿了下碗面,甚至是干啃着馒头……

李老师告诉我建水紫陶的刻填艺术,是在陶器的湿坯上先作画,然后进行雕刻,再把彩泥填进去,打磨平。如果是单一颜色的字或画,做一遍就行了,但是如果有几种颜色,就要重复几次……

%title插图%num

李老师画的是油画,不仅颜色多变,还要有不同区域的颜色衔接,达到渐变的自然效果,难度大不说,一件作品要反复地刻填十几遍,才能把颜色和谐的融为一体,最后的作品线条明快,色调统一,就如同一幅绘画一样,没有雕饰的痕迹。

%title插图%num

李老师是建水紫陶油画装饰的创始人,但他却是河南人,后来落户昆明,专职画油画,师从著名油画家段正渠,创作了很多作品,并获奖。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了建水紫陶,了解了紫陶工艺的刻填入画原理后,一下子喜欢上,开始自学制陶,想把他的油画融入到紫陶上,前后用了三年半时间才成功,他的第一件成功作品,也是建水紫陶的第一件油画作品。

%title插图%num

然而把油画融入到紫陶工艺,只是个开始,虽然他的作品一问世就大受欢迎,求购者不断,甚至有人要求先付款定制,但是李老师并没有停下来重复成功的器型或作品去挣钱,他仍然继续做着各种探索,他觉得这条路还很漫长,想做的很多。

他的紫陶器型也是越做越大,用时越来越长,难度不断加大,但成品率却不及一半。

作为探索者,他知道艺无止境,他没有停止,就是今年初我在建水同他初次接触时,他说正在挖掘彝族的文化传承,制作一组彝族风格的作品,但我9月份再见到他时,遗憾的是又失败了。

%title插图%num

李老师说这组绘画全部是他在云南采风的纪实风景,做的壶型是彝族传统风格,但由于做得太大,忽视了壶嘴衔接的力度,烧好后一碰就掉了,太可惜了,这一组五把壶,用了他整整半年的时间啊。

%title插图%num

虽然李老师一再的失败,但都是在烧制或者器型的不熟悉上,他的油画刻填技艺已经是相当的成熟,也为建水紫陶的工艺开拓了新的方向与难度,使建水紫陶的艺术风格更加高雅。他告诉我,他的大件器物还是很受欢迎的,但就是太费工时,一旦不慎就前功尽弃,这个缸也是有人定制的,在最后环节发现坯有问题,虽然补救,烧出来还是废品了。

%title插图%num

在李老师的工作室里,发现一些紫陶壶湿坯,李老师说他要做一些没有风险的小件,要不今年就没有“收成了”,毕竟要生活,要养家,要供女儿上大学。其实他赚钱并不难,只要放低艺术探索,做些把握的作品,他的东西还是非常受欢迎,也能卖得上价。

%title插图%num

毕竟他的名气,还有作品,都是让人服气的。

“那么明年有什么打算?”我追问。

“当然还是干大的!”李老师态度非常坚决。

转载自:闲人书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建水紫陶油画装饰的开拓者李瑞生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