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陶茶居田记窑一游

购买建水紫陶,请添加微信: jszt2010

时逢仲夏,端午在即,想到甲午年将半,叫人多少有些怅然。无怪世人皆道浮生驰如电,常叹浮生若梦,人生几何?既知光阴如梭,人生苦短,那即便是炎火烈烈的长赢时节,亦不可辜负。何不放空自己,用浮生半日,寻些自在清凉?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出临安城,顺着新修的观光路往西走,不多时,双龙桥在望。这座在我国古代造桥史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十七拱桥泰然横卧在泸江河上,周围鲜花遍野,绿草如茵。旁边,就是那条修建于上个世纪初的米轨小铁路。铁路的北边,穿过田埂,便是田记的窑厂。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厂门口堆码了许多柴禾,十分显眼。“柴,祭天告至也。”古时,烧柴祭天,载于《礼记》之中,为历代帝王所遵循,柴,对于古人而言除去祭祀更是取火之物,与生活息息相关。今时不同往日,柴已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唯有在田记窑,柴,依旧以燃烧为使命。

%title插图%num

建水紫陶属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陶茶居作为建水紫陶业的翘楚,从建厂伊始便受到了极大关注。时至今日,不论是对远客还是本地土著,陶茶居已不再是单纯的一座制陶工厂,俨然成为一处景点,建水人文旅游的必到之处。到了临安城“拜孔子,听调子,逛窑子”即游孔庙,听建水小调,参观紫陶窑,时人戏称的“临安三子”,那么若逛“窑子”舍田记窑取谁?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田记的窑区,总是很安静,即便是在烧窑的时候,除去窑工偶尔的交谈,便是路过的风吟,以及窑膛里柴禾噼啪的炸响。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池塘里的游鱼怡然自得,在涟漪中嬉戏,躲在睡莲下小憩。往池边一坐,看看鱼,戏戏水,静谧而安详,仿佛世间在此伫足,不愿再走。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在这里,最聒噪的是那两只臭屁的鹩哥,被誉为“厂宠”的鸟大和鸟二,多么潦草的名字,果然是田静的风格呵。这两只鹩哥算得上是厂里的元老,整日挂在厂区的大树下,检阅着来往的众人,操得一口建水话,“田波,菜鸟!”敢这么喊的,也就这对儿宝贝了。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接待客人的地方布置成了一座小型展厅,建水陶的历史浓缩于此,陶茶居的成长更是可以在历年的作品中得到最直观的感受,一目了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夕阳西下,暑气渐渐褪去,微风徐徐,带来一丝清凉,夜幕下的田记窑又是另一番景致了。唐人李涉说“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修养身心,不用劳顿,也无须用“偷”那么可怜。来田记窑,即便是发呆,也是在赏心悦目中进行。

一个午后,浮生半日,游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陶茶居田记窑一游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