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田记柴烧【入窑·甲午闰九月初二】

闰月在九月的年景十分稀有,百年间不过一次而已。田记的这一窑,便烧在了甲午年的闰九月。闰九月初二这天清晨,窑工们早早便开始清扫匣钵,收拾妥当后,将器坯分批运进窑区。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大龙窑大肚量,自然要烧大件,这一窑的品类很是丰富,梅瓶、蒜头瓶之类因循传统,自不必多说。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此窑中的盏与钵,以紫泥为主,细瞧之下,却与往日不同,别开生面,妙趣颇丰。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壶身上的般若心经,密密而书,凝聚众人心血之作,不知七日后会是怎生模样?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每每大龙窑开烧,窑工们都要忙上整七日。装窑这活计,并非易事,也不是谁都能胜任,需要体力,更考校心力。每只匣钵本就份量不轻,更别说装了器坯之后,躬身入窑,需得四平八稳,大意不得。支钉虽小,也不是谁都能粘好,一只只器坯下来,沉闷而又繁复,需要手法熟练,更要耐心细致。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经年累月的高温洗礼,龙窑内的窑砖早已练就了精钢不坏之身。每一处的斑驳,皆拜烈火与时间所赐。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暮秋的白日越来越短,天光已去,窑却未满,灯下影影绰绰的,是窑工们忙碌的身影。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终于,一切就绪。封窑,点火。火光从星点开始,向窑膛内蔓延,将冰冷一点点驱散,沉寂的龙窑渐渐苏醒……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田记柴烧【入窑·甲午闰九月初二】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