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陶茶居【带着璞炻去高原反应】

购买建水紫陶,请添加微信: jszt2010

田静一行四人,前往香格里拉,赴一场早已约定的访陶之旅——尼西黑陶。

临行前,田静做了充足的准备,在建水永远用不到的厚衣物,各种药品,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茶具和茶——此行带的是璞炻,至于茶,自然还是普洱。

%title插图%num

香格里拉山景

%title插图%num

在公路上看见的尼西村

久闻尼西早晚温差极大,可抵达机场时还是冻坏了田静,从建水的30度到尼西的3度,挺考验人的。尼西黑陶的第七代传承人当珍批初前来接机,当洁白的哈达挂到田静脖间,扎西德勒的祝福语灌入耳来,田静意识到,虽同在云南,但在这样一个至高点上,香格里拉于她而言一样是神秘的!

%title插图%num

尼西陶工坊一角

%title插图%num

一口土窑

%title插图%num

田静忍不住前去一探究竟

起初,我们不必对茶和茶文化有多精深的研究,多透彻的领悟,因为在制陶过程中,你便能深切体悟到这一片茶叶和承载这一片茶叶的器皿间所有的微妙联系,她是我们人类生活当中的一种具体事项,不需要抽离出来。此次香格里拉之行,田静便看到了这样的具体事项,在不同民族,不同家庭,不同饮茶习俗中所拥有的内在联系。只要去梳理它,你就会发现,不管是日本的茶道,英式下午茶,还是我们茶马古道的茶叶,让我们又都回到了起点。因为茶叶的始祖就在云南,我们在享受的同时,更有责任来认识,来了解这个茶文化体系,并且是通过具体的角度。在香格里拉,在尼西,我们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尼西黑陶,正是这样一个具体的角度,可以看到茶在不同文化中的表现形态。

%title插图%num

藏陶半成品

%title插图%num

藏陶成品

田静说,传承人与传承人之间的交流,更像是走亲戚一般,那种油然而生的亲近,足以让人倾忱相待,这种亲近感弥合了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生活习俗带来的疏离。

%title插图%num

田静与当珍批初

%title插图%num

制作藏式土锅

%title插图%num

田静体验藏陶制作

田静以建水陶非遗传承人的身份,由制陶入手,探访同为传承人的当珍批初一家,这样一个独特的经历,把我们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习俗,都串连起来。回到生活,回到家庭,回到一个最基本的生活形态,以家为单位,从一杯远道而来的茶开始,到慈祥的阿妈端出尼西酥油茶的那一刻,在人文精神世界中,最感动,最温暖的那部分,由此而生,两种文化以两种泡饮方式,在那一刻产生了交集!

%title插图%num

璞炻 茶 的交流

%title插图%num

酥油茶与普洱

%title插图%num

两个民族的茶饮

温暖,亲切,让田静不禁自问:前世是否也走过这样的古道?遇见这样的一户人家?喝过这样一杯久别重逢的酥油茶?

%title插图%num

温暖的小院

%title插图%num

璞炻·无邪 的高原之旅

田静问第八代年轻的传承人向巴:“离开家,没有在这个氛围里面的时候,如果你想家了,会做什么?”

向巴几乎是脱口而出:“喝酥油茶啊!”

向巴是当珍批初的儿子,在云南民族学院读大学,念的是藏学班,班上每个同学都有分工,谁带酥油,谁带茶,谁带器具,默契而有序,保证每一个人在异乡能即时喝到一杯酥油茶。因为酥油茶里,有着记忆中家乡所有的温暖,阿妈的味道——那是由味觉触发的乡情。而此时此地,田静在向巴家里品尝到了他阿妈打的酥油茶,温暖的味道,把慈母的,家庭的,民族的,那种羁绊和温情,融入了酥油茶中,这与我们儒家所言的“父子有亲”产生了联系,融融相合。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围着火塘,向巴告诉了田静一个秘密

尼西不产茶,却是茶马古道的一个交汇点,必经之路。整个村落所出土的古陶,藏传的黑陶1800多年历史,口传的3000多年。尼西黑陶是否在茶马古道上产生,目前尚无定论,因为我们了解和接触的还太少太少。

在这里,茶叶是通过交换获得的,向巴阿妈所打的酥油茶亦是如此。不难想见,在更久远的时候,以陶易茶,是为人们的生活常态,陶与茶,成为了尼西人的生活载体。当我们在建水讨论我们的茶器和品茶方式时,所见是另外一种形态,但论其内在却是有着诸多共性的。

%title插图%num

向巴与父亲当珍批初

茶文化是多元的,抛开其他只谈茶叶,那真可谓是一叶障目了。从一片茶叶开始,把文化脉络串连起来,茶叶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与自然的联系。而茶器,不论尼西的黑陶,还是我们的建水陶,都是土里来火里去,泥土与薪柴,也都是自然的馈赠。将大自然中这些灵魂信息提取出来,那便是我们道教所说的天人合一,佛家所说的同体大悲,无言大慈。

回到当下,茶文化蕴藏在我们的饮茶习俗中,通过我们的茶叶,我们的器皿体现出来。我们如何透过茶叶与茶具,以一个具体的作品来代言,激发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嵌入式的改变。回归生活,把这种生活方式传播四散,剥离掉行为模式之后,器皿便是这种生活方式的具体体现。

%title插图%num

带去一把小壶给向巴

%title插图%num

正在制陶的向巴

 在传承人家里只能看到少部分仍在使用的尼西黑陶,暖暖的酥油茶碗少了藏族元素,向巴内心渴望着改变,而这种改变的动力正是源于家庭。传承人之间的交流,没有比用技艺代言更好的方式了,所以,就在当珍大哥对田静说:“把向巴交给你,我很放心。”时,田静心中那种无以言表的感动,是可以想见的。简简单单一句话,在田静听来是贵比千金重似山的,那份信任,高天厚土共鉴。

%title插图%num

葛丹松赞林寺

站在葛丹松赞林寺的脚下,一幢幢寺院在蓝丝绒般的天空下,田静所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温柔,像极了阿妈手里的那碗酥油茶,百味其中。茶的礼仪是对客人的尊重,更是对主人自己的尊重。借由器皿传递情感,凝聚民族,敬畏自然。

向巴的执着,是守住阿妈的酥油茶,这份执着,正是他习艺的动力。就如向巴称呼自己出家的叔叔为“和尚叔叔”那样,田静以后就是向巴的“汉族嬢嬢”,这便是田静此行最为珍贵的收获。

%title插图%num

我们出发,再回归,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初始时就有,而是在不断的生活和历史发展的脉络中形成,从无到有,变化贯穿始终。但在精神层面上,其中所蕴藏的群体的认同感和持续感是不会变的。技艺需要互相学习,茶马古道的沟通,就是文化的交流。对文化多样性的尊重,即是对人类创造性的尊重。在这里,所有的习俗,技艺,信仰……一切的一切,从一片茶叶开始。

每个人都处在多元一体的文化体系中,各美其美,我们的大同世界就是一个大花园,多彩绚烂,美美不同,美美与共!祝福这个爱玩泥巴的藏陶传人,用他最本真的藏陶制作技艺与烧成技艺去完成作品。那样一个美好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去护持,扎西德勒!

%title插图%num

田静与向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紫陶街 » 陶茶居【带着璞炻去高原反应】

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