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标签:持果斋

持果斋︱一个严肃认真的瞎琢磨-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一个严肃认真的瞎琢磨

紫陶专业户阅读(73)评论(0)赞(0)

最近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陶味是啥。当然我认识比较浅薄,也没有学习过陶瓷专业,权当是自个与自个的石头剪刀布,消磨时间,不作任何参考。 我一开始学作陶是先搞清楚建水陶的基本工艺,然后像学写字一样,临摹学习,比如紫陶,紫砂,瓷器,高古陶等这些碑帖...

“持果斋”三金赏壶小记-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三金赏壶小记

紫陶专业户阅读(30)评论(0)赞(0)

临安碗窑村口有家民工快餐小馆,食客杂环境差,却炒得一道回锅肉蛮有滋味,我辈诸多不讲究常去尝之。今日邀持果斋三金老弟再食回锅肉,而后蹭其好茶,茶间得赏一好壶“无题”。器之拙雅尚且不谈,仅壶上“无题”一画让我心生佩服 无题真无题。画的却是三金的...

持果斋︱不愧三餐-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不愧三餐

紫陶专业户阅读(56)评论(0)赞(0)

事陶,我是闭门造车坐热板凳的功夫,其实我也爱呆在工作室瞎琢磨。现在资料讯息发达,只要想学想找,渠道很多,真是宅的时代。各行各业,各家各派的东西都能看到一些,前久老娘的老古董缝纫机皮带坏了,也能找到,落个心满意足。对比古人来说是太幸福了。但有...

持果斋︱一池清波得自由-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一池清波得自由

紫陶专业户阅读(65)评论(0)赞(0)

常溜小儿于池塘边,我俩喜欢趴在哪看会儿鱼,他要不丢点树叶,要不丢点石头喂喂,一下赶过去,一会把鱼邀过来。玩的热闹。池塘里的鱼,被人喂惯了,已经不怕人,且有些蠢气。想起小时候,田里的小野鱼,黑漆漆的身影窜的飞快,好生灵动。爱鱼的人很多,庄子和...

持果斋︱瓦壶记事-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瓦壶记事

紫陶专业户阅读(69)评论(0)赞(0)

瓦   壶  记  事 〖堆锦微刊 • 二零二零年九月贞刊〗 这是最近做的一把壶,画了只翠鸟,现在田少了,也不像小的时候能在田边转半天了。那时经常能看到翠鸟,只有亲眼看到才会惊叹如此高妙的翠色,翠鸟极有耐性,荷塘就是他的食堂,也不排队打饭,...

持果斋︱半醉归-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半醉归

紫陶专业户阅读(79)评论(0)赞(1)

半醉归 〖堆锦微刊 • 二零二零年九月利刊〗 “扁舟一个轻如叶,常载先生半醉归”,看到这句诗,作了这个小玩意。 嗯,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詳其姓字。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

持果斋︱好饮者-紫陶街
李鑫(三金)

持果斋︱好饮者

紫陶专业户阅读(119)评论(0)赞(0)

记得那年,每个周五的下午五点左右,老7+1烧烤后的一间狭小的壶工作室总是传来一阵轻松愉悦的吟唱:“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嘿,與爾同銷萬古愁哟”,对于这一位“中青年家畜”(一位大师形容这个阶段的用语,甚秒矣)来讲,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