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源头
我们只做精品紫陶

标签:田记柴烧

田记柴烧【甲午七月廿一 · 出窑】-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甲午七月廿一 · 出窑】

紫陶专业户阅读(115)评论(0)赞(0)

“烧着没?”“烧好没?”这大概是在田记最容易被问到的问题,提问者大都充满着急切,可得到的答案往往只有“等待”“没到时候”之类,提问者在失望之余免不得又要抱怨几句。但传统柴烧从来都是与效率绝缘的,这注定是一个充满等待的过程。 正因为等待的漫长...

田记柴烧【瓶炉间·甲午中秋】-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瓶炉间·甲午中秋】

紫陶专业户阅读(81)评论(0)赞(0)

在古中国,焚香,熏香此等雅事,是为贵族们的日常。宋以后,著瓶、香盒、香炉这事香三件套,逐渐衍生出“瓶炉三事”的称谓,其所彰显的雅致生活受到文人们的热烈追捧,而这一风尚延续到了明清时期,从香闺到文房,“瓶炉三事”几乎成为标配。时至今日,“瓶炉...

田记柴烧【壶途·终南】-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壶途·终南】

紫陶专业户阅读(94)评论(0)赞(0)

“渺渺寒流广,苍苍秋雨晦。君问终南山,心知白云外。”此乃盛唐时候,王维所作忆终南山的一首五言。苏轼曾道:“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摩诘诗本就暗藏山水,如今亲往终南,正当诗中节气,临其画境,怎不叫人陶陶焉?熏熏焉? 甲午...

田记柴烧【杯莫停·第二杯】-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杯莫停·第二杯】

紫陶专业户阅读(78)评论(0)赞(0)

  杯莫停的第二只杯,是一只黄金钵。这只钵的尺寸不比寻常,倘若握在女子娇小的掌中,不免叫人生出此乃饭碗而非茶钵的错觉。而且那一泡一钵的容量,也让女子有些难以消受,故而这只钵会更加适合男士一些。 当然,倘若您是一位世人口中的“女汉子”,这只钵...

田记柴烧【甲午年九月初九·开窑】-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甲午年九月初九·开窑】

紫陶专业户阅读(108)评论(0)赞(0)

甲午年九月初九所开这一窑,于九月初三入窑烧制,历时七日之久。 这一窑还是以小件为主,茶具居多。 时逢国庆长假,各路人马听闻初九开窑,纷纷赶来围观,向来以清净著称的田记窑区一时间变得热闹非凡。 十时十分,田波亲自拆下第一块窑砖,所有人都对窑膛...

田记柴烧【静语·莲心】-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静语·莲心】

紫陶专业户阅读(63)评论(0)赞(0)

总有一些事在记忆中,私密到无法与人分享,无法言说。自己是个手作匠人,于是,这份心境便化作了手中的作品。 记得有一田记粉谬赞“田记出品,信手拈来皆是传奇!”对此,我汗流三升,工作台前十数年寒暑的N次方也不一定成为得了传奇,“信手拈来”一说,简...

田记柴烧【瓶炉间·甲午季秋】-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瓶炉间·甲午季秋】

紫陶专业户阅读(84)评论(0)赞(0)

秋末的临安城,未见萧瑟之意,反而绿浓花好。天高气爽,阳光和煦,水中浮草葱茏,妆点一池碧水。无奈秋末,百花早歇,远处紫荆奄奄,近侧菊艳无香,不免有些辜负这大好秋光。于是取来香具,添几丝香意。 香未满,这器却是要先赏的。既是菊月,瓶花自是少不得...

田记柴烧【入窑·甲午闰九月初二】-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入窑·甲午闰九月初二】

紫陶专业户阅读(84)评论(0)赞(0)

闰月在九月的年景十分稀有,百年间不过一次而已。田记的这一窑,便烧在了甲午年的闰九月。闰九月初二这天清晨,窑工们早早便开始清扫匣钵,收拾妥当后,将器坯分批运进窑区。 大龙窑大肚量,自然要烧大件,这一窑的品类很是丰富,梅瓶、蒜头瓶之类因循传统,...

田记柴烧【甲午闰九月初十·出窑】-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甲午闰九月初十·出窑】

紫陶专业户阅读(77)评论(0)赞(0)

因为之前一直在准备作品,田记的大龙窑已有三月不曾见火,故而,闰九月的这一窑格外让玩家们翘首以盼。 只要烧窑,田记从来都是宾客盈门的,闰九月这一窑,吸引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员前来围观,感受古法柴烧,建水陶韵。 初二入窑,初十开窑。初十晨起,...

田记柴烧【杯莫停·第三杯】-紫陶街
田记窑

田记柴烧【杯莫停·第三杯】

紫陶专业户阅读(76)评论(0)赞(0)

杯莫停的第三只杯,是一只紫泥小盏。此乃田波的心爱之物,平日里见,总是在展厅里隔着玻璃罩子,看不真切。这一回,我们决定将它取出,与君玩赏。 朱红,在紫陶中实属常见,但这只盏的朱却是难得的雅正,似乎柴烧窑变并未在它身上留下过多痕迹。 但其实,窑...